小說無憂 > 圣武稱尊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斗法和牽制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斗法和牽制

眼見龍族隊伍出征,龍神便將投向前方虛空。
  
  天地規則便在他面前被打破,漸漸形成一道虛空鏡面。
  
  虛空鏡面另外一端,則是黑暗魔淵最深處,第十八重天地的某座宮殿。
  
  在龍神的凝視下,無論是十八層黑暗魔淵的黑暗,還是宮殿都是輕而易舉被看破。
  
  最終,一道同樣強大,卻充滿邪氣的魔影出現在他的注視之下。
  
  對面的魔影,身軀構成頗為奇特,仿佛每一塊肌肉都自成一方空間,整個身軀都仿佛由一道空間經過無數次衍變而成。
  
  雖說超凡入圣之后,可化身天地,但其玄妙之處,若與先前這位比起來,顯然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可謂判若云泥。
  
  正是五大天魔圣之一,衍。
  
  在龍神凝視衍的同時,衍也將一對魔瞳望來。
  
  視線對上,這對老對頭連進行一次對話的興趣都欠奉,在不為人知的察覺下,他們的氣息便跨越千萬里距離,互相交織纏繞在一起,彼此劍拔弩張,在連一般圣者也無法察覺的次元中遙遙斗法。
  
  這種斗法,雖然看上去沒有短兵交接驚險刺激,但實際上,其兇險之處要比前者還恐怖不知多少倍。
  
  當日巫和靜雪大戰時,看似是掌劍比拼,仿佛短兵交接,其實那只是表面,真正兇險的是在推演方便的較量。
  
  總歸,但凡到了掌握本源的層次,之間的斗法就超乎凡俗的想象,完全不能用正常的眼光去衡量。
  
  戰火一起,龍神自然得負責遙遙將衍這位他負責的天魔圣用斗法死死牽制住,這樣龍族,以及各方的征戰隊伍才有余力對黑暗魔淵進行征伐。
  
  (就算是之前,龍神和衍也無時無刻不互相牽制,一旦哪一方有異動,對面瞬間就會心有感應,將其拖入斗法中牽制住,這一點諸多頂尖勢力心知肚明,他們敢派出征戰隊伍,就是清楚天魔圣都會被牽制住。)
  
  天魔圣這樣的戰力,只要漏過那么一尊,對征戰的各族隊伍都將會是毀滅性的打擊。
  
  溫度熾熱的鳳域。
  
  當包括楚天當日見過的金武陽在內的鳳族諸圣率領族內精銳、天驕組建的隊伍開向黑暗魔淵時。
  
  祖鳳山中,一身鮮紅衣裙、凌厲而絕美的鳳祖美目凝視處,也出現了虛空鏡面,虛空鏡面中同樣出現一道寢宮。
  
  寢宮內是一位面容嫵媚,嬌軀妖嬈的女子,顏值之高,幾乎不在當日的天魔圣巫之下,妖嬈嬌軀上身著幾乎透明的薄紗,肌膚觸目一片雪白,身上充滿著詭惑和墮落的味道,仿佛有著引誘諸圣墮入無邊煉獄的獨特魅力。
  
  正是不久前將霸天一行收服的天魔圣墮,傳說中的幻魔王,真理魔圣。
  
  被鳳祖凌厲美目盯上,墮并不惱怒,反而如情人一般白了鳳祖一眼,桃花眼中露出一絲仰慕之色,表白一般傾訴道:“鳳祖姐姐,你最喜歡的,就是奴家哦,奴家最喜歡的,也是你。”
  
  “咱們互相喜歡,都是為魔帝大人服務的婢女哦。”
  
  言語雖然猶如表白,卻是帶著一絲言出法隨的偉力。
  
  強如執掌因果的霸天,不知不覺都是著了道。
  
  這與失去輪回古陣的庇護,近來遭到魔族入侵,投靠黑暗魔淵等連番打擊,當時心理脆弱有關系,但也由此可見天魔圣墮的可怕了。
  
  這位號稱真理魔圣的天魔圣,委實有著一言之間就令諸圣倒戈的詭異能力。
  
  雖然如此,此時她面對的可不是一般的圣者,而是整個妖族陣營最強大的兩大至尊存在之一鳳祖,自然不可能被她三言兩語打動。
  
  因此,鳳祖眼神一冷,連一般圣者都察覺不到的冥冥處,墮言語深處蘊含的那一道真言玄妙瞬間湮滅。
  
  “你我對峙多年,這點不入流的手段,就不必施展出來了吧?”
  
  她狹長鳳目微瞇,一絲絲危險的意味蔓延開來。
  
  “不入流,奴家不懂姐姐是什么意思?大概是下流嗎?下流的手段,又有什么不好的,鳳祖姐姐,你不喜歡下流嗎?”
  
  “或許,被下流一兩次不喜歡,但如果下流無數次,那可就未必了。”
  
  只見墮吃吃一笑,身上那如她話語一般詭惑的氣息便絲絲縷縷纏繞過來,宛如絲絲縷縷的絲線,每一根絲線,都仿佛一句言出法隨,誘人墮落的真言。
  
  絲絲縷縷纏繞過來,仿佛當無可擋。
  
  “哼,本座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鳳祖一聲冷哼,周身氣息被移動,仿佛在未知次元中化作仿佛永不熄滅的鮮紅色火焰。
  
  鮮紅火焰燃燒下,凌空化作一道道如藝術品一般精美的小小火蓮,將那絲絲縷縷的絲線湮滅。
  
  但那絲線宛如無窮無盡,帶動無窮無盡的真言繼續纏繞。
  
  這兩尊本源強者開始了不為人知的斗法。
  
  不死火蓮和真言絲線在某個未知次元中展開扣人心弦的交鋒。
  
  每一次無聲無息的碰撞,都有恐怖的波動傳遞,如若是在外界進行,每一次波動都能湮滅一位圣者。
  
  只有在這介于有無之間,不可被摧毀的戰時次元中,才沒有太過嚴重的波動傳出。
  
  參悟本源的強者,若真的在現實中對戰,造成的波動和破壞太過恐怖,因此除非萬不得已,他們之間的對戰更多的是以斗法和互相牽制的方式進行。
  
  其緊迫處,甚至比起龍神和衍之間的都有些許勝出。
  
  這是由于鳳祖逼得緊。
  
  畢竟她也是知道,她這位對手的難纏和詭異,一旦給其絲毫能夠分心的空間,對方可是言出法隨,妖言惑眾之下,己方陣營不知有多少強者會當場改弦易張。
  
  強如一般圣者,都無法逃脫。
  
  但凡被蠱惑了的圣者,強如鳳祖要將其扭轉心意,都是艱難無比,所能做的,多半是將己方墮落了的圣者盡數殺死。
  
  關于這一點,之前可是不乏前車之鑒,那慘痛的局面,只要經歷過一次,就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因此,在平素監視墮這位天魔圣時,她可是沒有絲毫的怠慢。
  
  即便先前對靜雪治療時,也不忘分出一縷心神在墮身上,一旦對方有異動,她必會心生感應。
  
  平時和平時期尚且如此,何況如今戰火已起,她的那些后輩都深入黑暗魔淵征戰,就算為了他們鳳祖著想,她也不能讓墮有絲毫的分心之力。
  
  當然,墮并非易與之輩,鳳祖將其牽制住,自己也沒有絲毫的分心之力了。
  
  人類頂尖層面,乃是四神族六圣地。
  
  而妖族則更加純粹,分為七大古族。
  
  除了妖族最強象征的龍鳳二族外,其他五大古族收到訊息,也針對黑暗魔淵這一“最大福緣”糾集人手,展開行動。
  
  這天下妖族,唯其馬首是瞻的,真是七大古族。
  
  七大古族,分別是龍族、鳳族、神猿族、靈妖族、麒麟族、天蝎族、太蟒族。
  
  龍鳳二族既然行動,其他五大古族自也不會甘于人后,以七古族為首的各大妖族,在布置必備留守之力后,便是精銳天驕盡出,野心勃勃前往黑暗深淵。
  
  人類征戰隊伍是殺氣騰騰中夾雜野心,而他們則是沒有多少殺氣,純粹是眼饞黑暗魔淵這大福緣。
  
  對輪回神族被滅,他們沒有多少悲痛和沉重,只是有些惱怒。
  
  輪回神族,雖然是人類陣營,但好歹也是大陸的頂尖勢力之一,黑暗魔淵一聲不吭將其滅掉,何嘗將他們放在眼里。
  
  正好巫和滅這兩大天魔圣一隕落一重創,剩下的三尊也都有人牽制,此時若不趁機出手,博取那天大機緣,更待何時?
  
  所以,整個妖族陣營都是轟動了起來。
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