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十億次拔刀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技驚四座

第六百一十二章 技驚四座

    當沈侯白喊出‘剝奪’的瞬間……
  
      方銘身上的仙氣消失了……
  
      而當方銘身上仙氣消失的時候,沈侯白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看著方銘此刻瞬間瞪圓的雙眼,然后雙眼中呈現的吃驚,吃驚于自己的仙氣怎么突然消失了的時候……
  
      沈侯白已俯身前沖……
  
      只聽到‘砰’的一聲,沈侯白置于腰間蓄力的拳頭,已一拳擊中了方銘的肚子。
  
      然后……方銘仿佛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沈侯白低聲又道:“回歸。”
  
      隨即,方銘身上的仙氣又回來了……
  
      前前后后不過一秒鐘而已,所以除了方銘知道發生了什么,周圍的人卻是一個都沒有察覺到。
  
      “轟。”
  
      沈侯白的手非常的重,所以這一拳下去,方銘直接被打飛了數百米,最后重重的撞在了練武場的防護罩上,慢慢滑落地面。
  
      而這時的沈侯白,看著低頭靠在防護罩上,生死不明的方銘,他語氣冰冷的說道:“不好意思,下手重了點。”
  
      “這……這怎么可能!”
  
      看到沈侯白一拳把方銘打飛,練武場外,赤陽宗的弟子們一個個全部瞪大起了雙眼,就是那些前來觀戰的長老,掌閣,此刻也不禁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面容。
  
      “這沈侯白……”
  
      邪月不禁嘴角微微抽搐了起來,她自認為自己有點小看沈侯白了,他的仙氣之強,絕對不比天尊級的差,但是現在……她再次意識到,她依舊小看了沈侯白。
  
      “我終于知道宗主為什么要收他為徒了!”
  
      邪月的身旁,和邪月同級的一名赤陽宗掌閣說道。
  
      “看來……宗主還是比我們有慧眼啊。”
  
      此刻,赤陽仙君已經與三戒來到了練武場,正巧看到了沈侯白一拳打飛方銘的畫面。
  
      “宗主……師兄……師兄好厲害。”
  
      “竟然一拳就把方銘師兄打敗了。”三戒毫不掩飾的露出了對沈侯白的崇拜。
  
      而赤陽仙君,眉頭微皺中心下思忖道:“確實厲害,不過,方銘還沒有輸。”
  
      話音未落……
  
      “呵,呵呵,呵呵呵。”低頭生死不明的方銘,此刻突然發笑了起來。
  
      發笑中,方銘慢慢支起的身子……
  
      見狀,沈侯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方銘站起來了,站起的同時,他的胸口衣衫出現了一個破洞,而這個破洞就是沈侯白那一拳擊中的位置。
  
      亦就在這時,方銘一直低著的頭抬起了起來,隨即沈侯白的眼簾中便出現了一張充斥著瘋狂,充斥著的猙獰的面孔。
  
      同時,方銘大聲吼道:“過癮。”
  
      說完,方銘‘轟’,一只腳重重一踏地面,然后地面似不堪方銘的這一踏,地面瞬間龜裂,凹陷……
  
      伴著身上仙氣的涌動,方銘風馳電掣一般,瞬間消失在了原地,而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沈侯白的面前,同時臉上瘋狂不減的喝道:“師弟,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強,但是……”
  
      “想要打敗我,可沒有那么容易。”
  
      看著方銘臉上顯露的瘋狂,沈侯白一如既往的冰冷,仿佛什么都無法影響到他一樣。
  
      “剝奪。”
  
      當方銘來到自己的面前時,沈侯白低聲又說出了‘剝奪’二字。
  
      然后,方銘身上的仙氣便又消失了,而當仙氣消失后,沈侯白一個迅步,他已經消失在了方銘的眼簾中,而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方銘的身側,同時一把抓住方銘的頭發,接著大手固定住方銘的腦袋后,沈侯白的右腿,確切的說應該是右腿膝蓋已經砸中了方銘的面門。
  
      然后……
  
      “轟。”
  
      一股氣浪在這個時候爆發了出來。
  
      “嘶。”
  
      練武場外,幾乎是同一時間,赤陽宗的弟子們不約而同的倒抽起了一口冷氣。
  
      如果說一次是幸運,那么兩次就無法在聯想到幸運了,沈侯白可能真的比方銘要強,否則的話,方銘怎么可能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一擊之后,沈侯白將方銘扔了出去。
  
      隨即,方銘便又與防護罩親密接觸了。
  
      無視練武場外,那一雙雙看向自己,仿佛看怪物一般的目光……
  
      沈侯白慢里斯條,顯得非常淡定的從胸前衣襟中取出了一塊手絹,然后眾目睽睽之下,擦拭起了沾在手上,方銘的鮮血。
  
      “呵,呵呵,呵呵呵。”
  
      方銘似乎還能再戰,他再次發出了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發笑中,他抬起了頭,然后……練武場外的赤陽宗弟子便發現,方銘的臉上已經布滿了鮮血,甚至鼻子都歪了。
  
      再次發笑后,方銘腳下一沉,他又沖向了沈侯白……
  
      不過這次沈侯白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因為就在方銘再次來到沈侯白的面前,舉起他的拳頭想要反擊時,他突然停了下來……
  
      臉上依舊帶著瘋狂,帶著猙獰,但是他的氣勢卻是越來越弱,直至氣勢完全消失。
  
      沈侯白將手上的手絹丟到了地上,然后闊步從方銘的身旁走了過去,而當沈侯白走過方銘的身旁后,方銘‘砰’的一聲,倒了下去,他終究還是昏過去了。
  
      可以預見,沒有仙氣的保護,哪怕是天尊級,也受不了沈侯白帶有仙氣的一拳,一腳……
  
      “方……方銘師兄,方銘師兄昏過去了。”
  
      三戒雙眼瞪圓中,‘咕咚’不由自主的咽下了一口唾沫,只因他太過吃驚了。
  
      “方銘竟然連一次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小子……深藏不露啊。”
  
      目視沈侯白離去的身影,赤陽仙君面上雖然什么表情都沒有,但是心下卻是一陣激動。
  
      想象一下,不過太古境就能打的方銘這個天尊毫無還手之力,這要是讓他成就天尊,成就主宰,大主宰……
  
      赤陽仙君已經不敢想下去了,因為哪怕是他,也會有種不切實際的感覺。
  
      思索間,赤陽仙君看向了身旁的三戒,然后又道:“少主回來了沒有?”
  
      聞言,三戒搖了搖頭道:“稟宗主,最近是下位面飛升的高峰時間,少主起碼還得有三四個月才會回來。”
  
      “這樣……你去找他,問問他,這沈侯白到底是什么來歷。”
  
      “啊,可等會兒三戒得給師兄送飯去。”三戒說道。
  
      “不必了,你去找少主,送飯的事,本座會安排其他人的。”赤陽仙君道。
  
      沈侯白的來歷,赤陽仙君其實可以找霓裳,但是霓裳畢竟和沈侯白是一起的,所以未免霓裳對自己有所隱瞞,所以赤陽仙君便想到了自己的兒子赤陽少君,便決定派三戒去問個清楚。
  
      而那一邊……赤陽仙君讓三戒去找兒子赤陽少君,這一邊……赤陽仙君直接來到了沈侯白所在的廂房。
  
      還未進屋,沈侯白就已經感覺到了赤陽仙君的氣息。
  
      所以當赤陽仙君進入廂房后,看著沈侯白那一臉淡定的模樣,赤陽仙君便問道:“本座親自前來,你難道一點都不吃驚?”
  
      將剛剛用來洗漱的一塊汗巾掛起了,沈侯白看向了赤陽仙君,然后說道:“宗主是不是找弟子有事?”
  
      聞言,赤陽仙君沒有回應沈侯白的話,他看了一下廂房內,然后說道:“這間廂房住的還可以?”
  
      “若是住的有什么不便,本座安排三戒給你換一間。”
  
      不清楚赤陽仙君到來的目的,沈侯白在看了一眼赤陽仙君后說道:“還行,弟子對住的地方并沒有什么要求。”
  
      “那就好。”
  
      赤陽仙君點了點頭,然后又道:“聽三戒說,你在凝練仙體?”
  
      “宗主前來,就是為了問弟子這個事?”沈侯白不卑不亢的問道。
  
      “呵呵。”
  
      赤陽仙君輕笑一聲道:“是不是覺得本座問的有些多余?”
  
      “也確實有些多余,畢竟方銘都不是你的對手,甚至方銘都毫無還手之力,如此……別說是凝練仙體了,就算你說在凝練仙格,本座也……”
  
      說到這里,赤陽仙君的話語停了下來,然后將目光打到了沈侯白的臉上,想要透過沈侯白的表情來獲取信息。
  
      不過很可惜,沈侯白的面容始終如一,所以想透過沈侯白的表情來獲取信息,無疑是想太多了。
  
      但是……
  
      “三戒說的沒錯,弟子確實在凝練仙體。”沈侯白沒有隱瞞的意思,因為當他告訴三戒自己在凝練仙體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了被所有人知道的準備。
  
      “是真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聽到沈侯白的話,赤陽仙君的臉上立刻便露出了一抹吃驚之色。
  
      吃驚的同時,他的語氣似乎有些急。
  
      使得下一秒,赤陽仙君便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急躁了。
  
      作為一名擁有仙格的存在,赤陽仙君自認為還沒有什么大風大浪是他沒有見過的,所以他的心態早就已經堅若磐石,但是現在……他的道心似乎出現了裂縫。
  
      不過也不能怪赤陽仙君,因為沒有人面對太古級就可以凝練仙體這么大的事情上,還能做到淡定的。
  
      赤陽仙君不行,換成其他任何的仙君同樣不行。
  
      看著赤陽仙君瞬間隱藏起了的急躁,沈侯白沒有拆穿的想法,他語氣平靜的說道:“宗主,我之所以告訴三戒我在凝練仙體,是因為弟子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否則的話……你覺得弟子會說出來,自找麻煩嗎?”
  
      “這……”
  
      說沈侯白在掩飾,如果他要掩飾的話,他完全可以不告訴三戒,畢竟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何況三戒是自己座下童子,告訴三戒不就等于告訴了自己?
  
      赤陽仙君相信沈侯白并不是那種愚蠢之輩。
  
      如此,沈侯白的話,赤陽仙君差不多是相信的。
  
      “你自己也不知道?”
  
      “這就奇怪了。”
  
      說著,赤陽仙君來到了沈侯白的面前,然后又道:“介意為師替你摸摸骨嗎?”
  
      赤陽仙君想要透過摸骨來查找一下原因,對此……沈侯白十分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
  
      見此,赤陽仙君沒有遲疑,右手一把抓住了沈侯白的手,而左手則撫起了他下巴的長須,接著雙目閉合中摸起了沈侯白的骨……
  
      也就一息的樣子,赤陽仙君的雙眼睜了開,然后看向沈侯白同時,他的雙眼呈現出了一抹不可思議狀。
  
      “你……你連一百歲都沒有……”
  
      透過摸骨,赤陽仙君可以知道沈侯白的骨齡,隨即透過骨齡,赤陽仙君便能知道沈侯白的年紀。
  
      原想著沈侯白怎么的不得有個百萬歲啊,然而……讓赤陽仙君震驚的是,沈侯白的骨齡連一百年都沒有,簡而言之就是他連一百歲都沒有。
  
      看著赤陽仙君吃驚的面容,沈侯白還是那副無比淡定的模樣。
  
      “一百歲都沒有就太古境。”
  
      赤陽仙君忽然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疼,因為這對他來說簡直匪夷所思。
  
      因為別說是太古境了,就是帝級……哪怕是天縱奇才也得花上了數百年的時間才能成就,然后無敵級又得數百年,再突破太古境的話,至少也得千年的時間,這還是建立在逆天的天賦上,換成是普通人,那至少得百萬年起步。
  
      此刻,赤陽仙君終于明白沈侯白為何只有太古境了,他并不是無法成就天尊,成就主宰,只是他太年輕了,所以在修煉的時間上太少所致……
  
      良久,赤陽仙君緩和了此刻心下的震驚,然后一臉和善的說道:“沈侯白……哦不……好徒兒,之前是為師心情不好,所以說了那樣的話,你可不要記恨為師啊。”
  
      “你看……這里環境這么差,肯定是住的不舒服的,不如……你搬為師那住如何?”
  
      “對了,徒兒,你來赤陽宗也有個把月了,宗門里有沒有什么心儀的師姐,師妹啊?”
  
      “有的話,和為師說,為師給你做媒。”
  
      看著赤陽仙君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沈侯白當然知道,這是這老小子看中了自己的天賦。
  
      沈侯白也不奇怪,因為在他看來,知道他不過百歲就成就太古級,換誰都得討好自己。
  
      “沒有的話,為師給你介紹幾個怎么樣?”
  
      “喏,那邪月閣的邪月長老如何?”
  
      “偷偷告訴你,邪月長老還是處子之身哦。”
  
      此刻,沈侯白越看越覺得赤陽仙君像是個拉‘皮’條的……
  
  
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