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從余歡水開始簽到 > 第263章:誓不罷休

第263章:誓不罷休

    但余歡水也不簡單啊,王建軍根本就還沒有摸透余歡水的實力。
  
      老奸巨猾的他并不想這么魯莽的動手。
  
      可架不住女兒死纏爛打,聽到他想要放棄報仇,王夢涵甚至自殺威脅。
  
      最終真的把手腕割開了,可是把王建軍嚇壞了。
  
      這一次事件讓他認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
  
      認識到自己女兒這次的羞辱絕對不能白受。
  
      在魔都商界摸爬滾打這么多年,王建軍自然不是簡單的角色。
  
      說他是老狐貍一點沒錯,強勢霸道,受不得一點氣。
  
      一咬牙,王建軍想到了劍走偏鋒!
  
      找到了此時身邊這個男人,安排了這一起車禍。
  
      目的自然是把余歡水至于死地。
  
      余歡水萬萬不會想到,原本只是一點小爭執。
  
      王建軍竟然能對自己起了殺心。
  
      想來也對,在小巷的時候,王夢涵就曾命令保鏢殺死呆妹。
  
      如果不是呆妹身手不凡,如果呆妹真是普通女孩,怕是就兇多吉少了。
  
      可見這王家父女行事風格都是一致的,心狠手辣,不擇手段。
  
      而王建軍跟此人之間,也并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所以王建軍沒有絲毫的愧疚之心。
  
      在他看來,余歡水再厲害有能如何?
  
      只要這次的計劃成功,天王老子你也得歸西!
  
      到時候涉事男子安排出國,誰也查不到他身上。
  
      萬萬沒想到,百密一疏,整個計劃看似萬無一失。
  
      卻失算了呆妹的強大,更想不到,呆妹根本不是人類。
  
      身為人造人的呆妹,各種強大的能力,足以讓王建軍馬失前蹄。
  
      “王總,這件事是我的不對,這樣吧,您在尾款250萬里扣掉五十萬您看怎么樣?”
  
      “五十萬?失敗了這件事五十萬就能解決嗎?”
  
      這個計劃足足花了他五百萬,首款付了一半,剩下一半未付。
  
      男子本身也慚愧,聽聞王建軍此話卻有些不悅。
  
      “王總,這件事本就是你情我愿,我也沒有做書面保證必定成功不是?”
  
      “還有,女保鏢的信息您雖然給了我,但是您也沒說這個女保鏢這么忠心啊?”
  
      “如果我早知道這女保鏢這么牛,您覺得五百萬我能干這個買賣嗎?”
  
      男子的話不緊不慢,卻讓王建軍臉色陰沉了下來。
  
      “王總,您自己掂量著,我們做生意也不容易,這一個生意成功與否,好幾年我都不敢回國。”
  
      “如果沒有足夠的生活費,我出去也沒啥意思了。”
  
      “不如您現在直接送我回家算了。”
  
      最后這番話更是毫無顧忌,王建軍差點當場翻了臉。
  
      似乎還有忌憚,還是忍了下來。
  
      “威脅我?可以,你有種。”
  
      “王總,可不是我威脅您,現實如此,大家都不容易。”
  
      “這次的買賣沒成還有下次,但如果這次的買賣不能善了,事情就復雜了,我想您也不想簡單的事情太復雜化吧?”
  
      王建軍沒有再說話,拿起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給他打過去三百萬,現在立刻。”
  
      掛斷電話,身旁男子一臉驚喜。
  
      “謝謝王總!王總您真大氣!您放心!我在國外一定好好呆著!”
  
      說著,車子來到了距離機場不太遠的一個街道旁。
  
      王建軍謹慎打量了一下附近,隨后說道。
  
      “記住你的話,最近幾年別讓我在看到你。”
  
      說完,王建軍下了車,戴上了一個大墨鏡,緩緩向著不遠處的酒店走去。
  
      片刻后,載著男子的奔馳消失在原地。
  
      不多時,酒店的地庫里,一臺勞斯萊斯緩緩駛出。
  
      漆黑的玻璃膜看不清里面的乘客。
  
      車子向著機場相反的方向駛去,消失在公路盡頭。
  
      ......
  
      “警官,我們可以走了嗎?”
  
      “哦可以了,王先生,還有王小姐,麻煩你們了。”
  
      “王小姐的傷口已經開始結疤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趕緊去醫院處理一下吧。”
  
      “警官多費心了,那我們先走了。”
  
      “走吧老李。”
  
      警署外,李勝利有些擔心的看著王晨跟呆妹。
  
      “王先生,現在我帶您跟王小姐去醫院吧?”
  
      “不用了,你去忙吧,呆妹的傷沒什么大事,我自己帶她去處理一下就行了。”
  
      “這......”
  
      “別廢話了,讓你走你就走,我這里還有一臺車呢。”
  
      “那行了王先生,那我先回公司了。”
  
      看著李勝利上車離開,王晨跟呆妹也上了那臺勞斯萊斯。
  
      再看呆妹臉上的傷口位置,已經做了簡單的消毒包扎。
  
      不過上車的瞬間,呆妹臉上的包扎瞬間滑落,臉上肌膚潤滑如初。
  
      竟然沒有一絲痕跡。
  
      “真是倒霉透了,我心愛的法拉利拉法就這么撞廢了,唉。”
  
      “少爺,對于今天的事情,您有什么猜測嗎?”
  
      呆妹突然問道,王晨想了想道。
  
      “我想過了,如果硬要說我跟誰有仇,就只有那個王建軍父女倆了。”
  
      “難道因為這點破事,這王建軍就敢下死手?”
  
      王晨想破腦袋也想不通,這也不是致命的沖突吧?
  
      可如果不是王建軍又該是誰呢?
  
      總不會真的是意外吧?
  
      “呆妹,你入侵警署網絡查的怎么樣?他們有沒有什么隱秘消息沒有告訴我們的?”
  
      倒不是王晨不信任警方,而是他一心想要確認兇手到底是誰?
  
      如果真是王建軍,哪怕只是警方的一點蛛絲馬跡,王晨都有理由干掉王建軍了。
  
      “目前還沒有的少爺,我會不定時持續關注的。”
  
      “先回家再說。”
  
      “爸!怎么樣了!事情解決了嗎?”
  
      “寶貝,小點聲,你媽回家了是嗎?”
  
      “我媽去公司了,說有點著急的事情要去處理,晚上在過來陪我。”
  
      “快跟我說說!到底怎么樣啦!余歡水是不是已經歸西啦?”
  
      醫院高級病房里。
  
      王夢涵臉上的紅腫已經消得差不多了,本來都該出院了。
  
      結果又鬧了一出割腕,不得已還得繼續住著。
  
      主要嬌生慣養慣了,王建軍也心疼的很。
  
      所以根本不怕花錢,即便在這住一輩子。
  
      只要女兒能平安無事,王建軍都覺得沒啥。
  
      但是現在王建軍有些難受了,因為余歡水沒有解決掉。
  
      自己的女兒還滿懷期待。
  
      “寶貝,出了點小意外。”
  
      糾結了半天,他不得不如實開口。
  
      隨后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王夢涵的臉色也有些難看起來。
  
      “怎么會這樣!爸你找的都是什么人啊!”
  
      “給這么多錢這點事都辦不好!他們都該死!”
  
      王夢涵臉色張紅,咬牙切齒恨不得現在直接沖到余歡水面前吃掉他。
  
      “乖女兒,小點聲音,這里畢竟是醫院,這件事不能聲張知道嗎?”
  
      王建軍嚇了一跳,連忙安撫。
  
      “哎呀!我知道啦!煩死了!”
  
      “要不然直接讓咱家保鏢去吧,帶上武器?”
  
      以為王夢涵知道小心了,沒成想再次說出來的這句話,差點把王建軍嚇尿了。
  
      “傻丫頭!你瞎說什么呢!你想咱們一家子都被槍斃嗎!”
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