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勇的我隨身帶著英雄世界 > 第五百四十章 他不會在我身上種了什么蠱吧?

第五百四十章 他不會在我身上種了什么蠱吧?

旗揚小隊的對策不能說好,只能說中規中矩。
  
  因為他們也沒其它方法。
  
  要在偌大一個東寧市中找一個人,無疑是大海撈針,找人的任務交給軍區警備部隊,他們則協同邊防部隊駐守海域。
  
  鄭粵相信,無論鹿過再怎么變,想什么方法,他的最終目標一定是出海。
  
  掐住最后一步就行。
  
  王直……
  
  選擇了大海撈針。
  
  難度越高,才越有挑戰的樂趣!
  
  和旗揚小隊一起駐守海域,不無聊嗎?
  
  想偷懶都不能偷好嗎!
  
  東寧市那么大,哪里不好摸魚……
  
  不過寧泰隊的任務怎么都得做一做,實在沒辦法再摸魚。
  
  既然接了任務,王直還是會負責。
  
  但對抓鹿過興趣不是很大,鄭隊長都說了,鹿過沒啥惡名,也不是通緝犯。
  
  這就是黑盜的狡猾之處,不殺人,只盜竊,最重要的是……
  
  他的盜竊罪名如果不是現場抓到,無法定罪!
  
  就算抓到鹿過,也沒萬能點獎勵。
  
  “靠你了,莽哥。”
  
  王直召喚出莽哥,隨后把獵殺棱晶給莽哥聞了聞。
  
  莽哥:“?”
  
  走你!
  
  遇事不決找莽哥。
  
  王直心里通透,旗揚小隊都找不到鹿過,自己連半點線索都沒有,更是難找。
  
  死馬當活馬醫吧。
  
  街道上攘來熙往,很是熱鬧。
  
  王直跟著莽哥橫沖直撞,也不知往哪個目的地走,走一步算一步,穿過商業街,走過公園,又在胡同口繞了好幾圈。
  
  倏地,莽哥停在路邊。
  
  對面的街邊停靠著一輛黑色面包車,透過深色玻璃看不清里邊有什么,但總覺得有些可疑,街邊有很多店面,披薩屋、衢州小吃、飄柔足道,快捷酒店……還有kfc。
  
  王直目光掃過一個個店面,似乎沒什么可疑人物。
  
  他和鹿過照過面,尤其是第三次交手,鹿過長什么樣一清二楚。
  
  如果見到,他一定能認出來!
  
  kfc中。
  
  坐在窗臺邊上的鹿過,一邊吃著薯條,一邊看著小視頻,心里滔天海浪,難以平靜。
  
  什么鬼?
  
  他看見了誰!
  
  怎么又是他!
  
  鹿過雙腳在快速抖動,心里罵著np,臉上古井不波,他施展了天賦變臉,只要平常心,不露出馬腳。王直肯定認不出來他。
  
  不過……
  
  他為什么一直盯著這邊?
  
  鹿過心里有些發毛,心跳加速。
  
  他不會認出來了吧?
  
  他不會能感知我的氣息吧?
  
  他不會在我身上種了什么蠱吧?
  
  鹿過很不安。
  
  王直從飄柔足道中收回目光。
  
  羨慕。
  
  里面白花花一片,嗯,白色的暖燈看著好舒服,讓他也想進去休息一下……為了找鹿過,他已經走了好多路,腳底都磨出繭來了。
  
  聽人說,足道里只要給夠錢,它能幫你把腳按得舒舒服服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倏忽間——
  
  咔~~
  
  黑色面包車的大門打開,不遠處的酒店中,有一對情侶裹得嚴嚴實實快步走來,迅速上車,然后黑色面包車如旋風般快速飆離。
  
  ???
  
  王直有些懵。
  
  還以為黑色面包車里有什么,敢情是這個啊!
  
  我又不是來抓奸的!
  
  果然,莽哥不是萬能的。
  
  王直輕嘆一聲,隨即轉換目標,和莽哥一道往旁邊的桃園街走去,這片附近都是居民區,下午時分比較安靜,估摸著鹿過也不會來這里。
  
  kfc。
  
  鹿過看著王直離開,終于長舒一口氣。
  
  他的變臉還是挺成功,王直沒認出來。
  
  但此地不宜久留。
  
  叭啦叭啦把剩余的薯條吃完,鹿過拎起他的公文包,就像一個白領吃完中餐,慢悠悠地回公司準備下班打卡。
  
  泰然自若,鹿過打開kfc的門,往和王直相反方向走去。
  
  ……
  
  桃園街,對面是一個露天的廣場。
  
  王直隔著大街看了看,空曠的地帶看起來也沒什么可疑,離開之前的街區后,莽哥好像一下子變得不認路,更加迷惘。
  
  難道剛才的街區有什么線索?
  
  果然,我還是該進飄柔足道里去看看。
  
  這是為了完成任務!
  
  正想著,倏地王直雙眸一炯。
  
  暗凜的風聲襲來,藏著強勁原力,從桃園廣場中疾馳出三道黑風衣身影,為首的男子長發飄飄,面色冷傲,腰間更是別著刀鞘,身上的次元裝備一看就知道不普通。
  
  無雙原能者!
  
  身后兩個也都是高等級的非凡原能者。
  
  黑風衣三人的氣勢,一看就是久經殺戮的原能者。
  
  眨眼而過,一刻也不停留,似乎在執行什么任務。
  
  煌嗇會!
  
  王直腦海中倏地冒出這三個字,雖然三人身上沒有煌嗇會的標志,但眼下風頭火緊時期,街上莫名出現三個全副武裝的原能者,又不是軍隊士兵……
  
  結合目前東寧市情況,煌嗇會的可能性很大。
  
  黑盜不可能,他們一般不會以真面目示人。
  
  召回莽哥。
  
  王直轉身,迅速跟上。
  
  看看他們到底是什么來歷,如果確定是煌嗇會,必須上稟鄭隊長,這是一個重要線索。
  
  嗯?
  
  疾馳五分鐘后,王直發現自己又回到原來的街區。
  
  黑風衣三人沒有停下,直接穿過,王直相隔數百米落在另一條街區的后方,盡量保持自己不被發現,暗中檢測黑風衣三人動向。
  
  ……
  
  前往海邊勘察環境的鹿過,倏地腳步一停,轉向進入街邊的保羅西點工坊,剛進入沒兩秒,黑風衣三人就如一陣風般掠過。
  
  鹿過也沒拿蛋糕盤,就四處轉悠看了一下。
  
  他當然知道煌嗇會在追殺他。
  
  不在乎。
  
  對自己的隱藏和躲避能力,鹿過有絕對的自信,更何況他的實力也不是吃素的,敢去海域成為自由原能者,怎么會沒有幾把刷子。
  
  同等級下比逃跑功夫,他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藝高人膽大。
  
  鹿過不在乎煌嗇會,雖然他們真的很厲害。
  
  但就憑煌嗇會對他的重視程度,派出來的那幾個蝦兵蟹將,想抓他無疑是癡人說夢。
  
  轉悠了足足五分鐘,鹿過才慢悠悠地從西點工坊出來。
  
  倏地,停下腳步。
  
  在對面街上,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微笑站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令鹿過脊背一涼。
  
  王直!
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