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孤島諜戰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勸離

第六百一十一章 勸離


  九風茶樓的新東家姓賀,叫賀佐臨,三十多歲,穿著長衫,留著一個寸板頭,看著精神,說話也很和藹。他以前做過茶葉生意,開過旅館,現在開茶樓,留著原來的伙計和掌柜,倒也很快就上手了。
  馮香蓮今天的穿著,與原來做走梳頭時判若兩人。她穿著一雙圓頭皮鞋,一身西式套裝,雖是顧慧英淘汰的,穿在她身上倒也合身。看著哪像個下人?倒像誰家未出閣的小姐。
  馮香蓮與賀佐臨接完頭后,兩人商議了下次接頭的時間和方式。出來時,賀佐臨送馮香蓮到門口。
  馮五的人力車擺在九風茶樓門口,看到馮香蓮出來,馬上拉著車子過來了。
  “香蓮,可以走了么?”
  賀佐臨望著馮五,疑惑地問:“這位是?”
  馮香蓮說道:“這是我哥,他的車子經常擺在這里。”
  馮五憨厚地笑了笑:“賀先生好。”
  他的車子擺在九風茶樓門口,偶爾還會進去討碗茶喝。賀佐臨剛接手九風茶樓,他就知道了。
  賀佐臨愣了一下:“你認得我?”
  馮五是馮香蓮的哥哥,這讓他對馮五立馬有了好感。再加上馮五的國字臉,眼睛很大,看上去一身正氣,更讓他覺得親近。
  馮五笑著說:“我的車天天擺在這里,九風茶樓生意興隆,我也能多拉幾個客。”
  賀佐臨朝馮五拱了拱手:“九風茶樓的生意,全靠大家幫襯。”
  馮五在回去的路上,問車上的馮香蓮:“香蓮,你來九風茶樓,胡先生知道嗎?”
  馮香蓮說道:“哥,這些事你就別問了,我心里有數。”
  馮五說道:“你心里有數就好。”
  馮香蓮與賀佐臨接上頭后,胡孝民與組織又建立了關系。他早上交給馮香蓮的情報,說到了沈似旭的問題。
  胡孝民希望,沈似旭能成為共產黨。這個要求,別人要辦到很難,但地下黨隨便就能做到。
  平仁祖到重慶后,找到第三戰區司令顧長官和江南行署主任冷長官。他們兩人掌管著江南半壁的地下河山。至于也在重慶的江蘇省主席王長官,有職無權,平仁祖只是禮節性拜訪。
  平仁祖向冷長官報告后,冷長官讓他再回上海:“你可以表面投靠76,實際上建立地下組織。回到上海后,你的轄區是上海的松江、太倉等縣。要在松江農村站穩腳跟,跟新四軍一樣,準備打游擊。利用76號的資源優勢,做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平仁祖順著冷長官的話說道:“主任說得是,76號其實也稀松平常,寫張‘自白書’就釋放了,沒什么了不起。我的人現在是情報科副科長,深得76號信任。”
  有句話他卻沒告訴冷主任,自己離開上海,袁持平已經報告給了吳震明。正因為這份情報,袁持平才贏得了吳震明的信任,得以擔任情報科副科長。
  平仁祖回到上海后,沒有再投靠76號。他已經回了重慶,再與76號聯系,勢必會被逼著與重慶脫離關系。他從重慶把老婆帶了回來,還帶了一個電影、話劇兩棲明星黃一萍,日子過得逍遙得很。
  黃一萍是蒙古人,從小在北京長大,體格壯健,高頭大馬,颯爽英姿,剛中透柔。一雙圓圓的大眼睛,兩片蘋果般的面頰,秀發披肩,陣陣幽香。自抗戰以來,出演過《賽金花》、《武則天》等話劇,并因此而著名,后來參加“話劇界救亡大隊”,一路演著《放下你的鞭子》等街頭抗戰宣傳劇到了重慶。
  平仁祖占前畢業于上海暨南大學文學系,談吐溫文爾雅,寫得一手好字,與黃一萍在重慶上清寺一個文化界朋友的家宴上,與黃一萍邂逅相逢,兩人一見鐘情。
  黃一萍個性豪爽,為人仗義,明知道平仁祖已經結婚,毅然決定跟著他到上海,當他的保護神。
  黃一萍到上海后,在鴻蓮公寓單獨租了一套公寓。她有公開身份,天天出去拜訪電影和話劇界的老朋友,還準備在上海這個孤島粉墨登場。
  因為袁持平的掩護,平仁祖晚上訪師會友,串聯關系,倒也沒被人發現。袁持平在平仁祖回到上海后,他們定期會在鴻蓮公寓黃一萍的住處碰頭。
  看到他們在搞地下工作,以實際上行動參加抗戰,黃一萍對平仁祖更是仰慕。每次他們開會,她就到鴻蓮公寓的門口,替他們放哨。
  袁持平嘆息著說:“專員,我到情報科后,辦了一個共產黨的案子。沈似旭是行動一大隊的行動隊長,被我誣陷為共產黨,雖然沒整死,但也成了一個廢人。可惜,沈似旭在特工總部根牢蒂固,被雷勇輝救了出去。”
  平仁祖書生意氣,生怕袁持平會假戲真做,真要成了76號的漢奸,自己也就危險了。早點把袁持平弄出來跟自己干,那者正道:“76號是個魔窟,你和柳家棟還是要出來,我們是抗日志士,不能與76號沆瀣一氣。上面在松江給我們弄了塊根據地,有人有槍,還有田糧可收、酒肉可吃,那才是我們應該過的生活。”
  袁持平說道:“我當然愿意跟小鬼子真刀真槍的干,但現在有個機會,能除掉情報處的雷勇輝。只要我們把沈似旭除掉,或者讓沈似旭成為真正的共產黨,替沈似旭擔保的雷勇輝,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平仁祖說道:“也好,除掉沈似旭,可以當成松江行政督察專員的成績報給重慶。如果能除掉雷勇輝,上峰一定會對我們稱贊有加。我們在松江埋了部電臺,我先去把電臺拿出來。松江與上海很近,一天就能打個來回,你先在76號委屈幾天。需要人、槍,我從松江帶過來。”
  袁持平高興地說:“太好了。咱們手里有槍,辦事就方便了。我們可以把沈似旭‘救’出來,讓雷勇輝認為,是地下黨把他救走的。”
  自從沈似旭醒來后,雷勇輝就把情報五科的人撤了回去。這就給了袁持平機會,等平仁祖從松江帶人回來后,趁著夜深人靜,潛入沈似旭的病床,將他“救”走了。
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