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1854章 殺戮盛宴

第1854章 殺戮盛宴

“嗵嗵嗵!”
  
  師屬炮營率先開火。
  
  不過師屬炮營只有12門迫擊炮,火力有限。
  
  所以,連續不斷的爆炸紅光之中,黑壓壓的日本兵仍舊端著刺刀,就像蟻群似的烏泱烏泱往前沖。
  
  轉眼之間,日本兵已經迫近到了五百米之內。
  
  “給我打!”王尋一聲大吼,毫不猶豫的摁下壓鐵。
  
  霎那之間,王尋操控的那挺M2勃郎寧重機槍便咆哮了起來。
  
  緊接著王尋營所屬重機槍連的6挺M2勃朗寧重機槍便同時開火。
  
  十幾道耀眼的火舌就像是死神手中的火焰鞭子,呼啦啦的抽打了過去。
  
  幾乎是眨眼之間,這些火焰鞭子就已經抽打在前方沖殺過來的日本兵的頭上。
  
  下一霎那,正端著刺刀往前沖的日本兵便一排排的倒下來,就像是被農夫用鐮刀割倒的麥子。
  
  只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到日軍的沖鋒。
  
  前面的日本兵倒下了,后面的很快頂上。
  
  發起沖鋒的日本兵就好像是無窮無盡般,一直一直往前涌。
  
  “啊啊啊啊……”王尋便扣住壓鐵不放,嘴里也發出無意識的怒吼。
  
  伴隨著王尋的咆哮聲,火舌繼續向著日本兵瘋狂的來回抽打,但只見火舌所過之處,日本兵又是一片一片的倒地。
  
  但是日本兵還在沖鋒。
  
  一直沖,一直沖,一直沖。
  
  前面的倒下了,更多的日本兵蜂擁而上。
  
  因為長時間的連續射擊,M2勃郎寧重機槍的槍管很快就往外冒煙。
  
  雖然是風冷的,但是長時間的連續開火,散熱片要本來不及散熱。
  
  還不到五分鐘,M2勃朗寧重機槍的槍管,就從冒煙變得一片通紅。
  
  槍管都已經燒得通紅了,要是再打下去,就極可能釀成炸膛事故。
  
  當下王尋便厲聲大吼道:“槍管,換槍管!媽的,快給老子拿根新的槍管!”
  
  一個副射手便趕緊過來,將一根槍管遞了過來,王尋接過槍管,然后不由分說抓住了已經燒得通紅的槍管。
  
  只聽滋的一聲。
  
  王尋的雙手便開始冒煙。
  
  空氣中也彌漫起一股烤肉的香味。
  
  顯然,王尋的雙手已經被烤焦了。
  
  王尋卻毫不在意,仿佛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手。
  
  以最快的速度摘下燒得通紅的槍管,換上新的槍管,蹲在旁邊的副射手也重新換上一條新金屬彈鏈。
  
  “喀嚓!”
  
  王尋又將槍機拉開,然后摁下壓鐵。
  
  “噗噗噗噗……”沉寂了十幾秒的M2勃郎寧重機槍便重新開始噴吐火力。
  
  火舌所過之處,正端著刺刀往前沖的日本兵便再次一片片的倒下,就好像被蔗農割倒的成片成片的甘蔗林。
  
  ……
  
  “板載!”
  
  “天皇陛下板載!”
  
  “大日本帝國板載!”
  
  “大日本皇軍板載!”
  
  一隊又一隊日本兵,高喊著口號,悍不畏死的發起最后的沖鋒。
  
  高橋彥一所在的步兵大隊被安排在整個師團的最后,也正因此,他才得以在主個世界上多逗留片刻,也得以看到袍澤發起沖鋒之后的悲壯畫面。
  
  但只見,整個第25軍的4個師團、14個步兵聯隊,整整42個步兵大隊,前赴后繼的向著中國軍隊的防御工事發起萬歲沖鋒。
  
  “早田大隊,板載!”
  
  “井上大隊,板載!”
  
  “松井大隊,板載!”
  
  平時很少能夠看到的司令官閣下,牟田口廉也,此刻就站在陣地前,上身袒露著,露出一身已經明顯松弛的肉,一邊不斷的發出沖鋒指令。
  
  隨著牟田口廉也不斷的發出指令,一個又一個步兵大隊便發起沖鋒。
  
  第25軍以步兵大隊為單位,不斷發起萬歲沖鋒,就像一波波的海浪,無窮無盡,瘋狂的拍打著中國軍隊的防御陣地。
  
  高橋彥一的那顆原本已經沉寂的心便再次活過來。
  
  面對這種強度的萬歲沖鋒,這個世界上只怕沒有任何防線可以抵擋吧?
  
  或許,這次他們第25軍真可以突破中國軍隊防線,真的可以殺出重圍!
  
  然而,高橋彥一的這種奢望很快就被殘酷的現實擊得粉碎。
  
  日軍第25軍的萬歲沖鋒固然像海浪,無窮無盡,永不停歇。
  
  但是中國軍隊的防線卻更加像是礁石,任你再大的海浪撞上來,也只能碎成粉末!而礁石卻仍舊毫發無損,更顯堅韌。
  
  “小笠原大隊,板載!”
  
  伴隨著牟田口廉也的又一聲大吼,終于輪到高橋彥一所在大隊。
  
  大隊長小笠原次郎立刻揚起軍刀,仰天長嗥起來:“天皇陛下板載,濤次改改……”
  
  下一刻,小笠原次郎便已經揮舞著雪亮的軍刀沖出陣地,踩著袍澤用鮮血和尸骨鋪就的血路,毅然決然的沖向中國軍隊的防線。
  
  “板載!”整個大隊的日本兵便同聲咆哮起來。
  
  下一刻,包括高橋彥一在內,七百多名日本兵便發起了萬歲沖鋒。
  
  高橋彥一揮舞著鋒利的軍刀,混跡在袍澤之中,像個笨拙的木偶,機械的往前沖。
  
  “嗖嗖……”子彈的尖嘯不時從隊的耳畔掠過,抬頭看,甚至可以看到子彈在空中穿梭時留下的模糊軌跡。
  
  轉眼間,小笠原大隊就已經越過了那條死亡線。
  
  下一刻,沖在前面的那排日本兵瞬間就倒下來。
  
  高橋彥一親眼看到,大隊長小笠原次郎的整個腦袋都被打碎,還沒倒地,人就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再然后,跟進的袍澤也是一片片的倒下。
  
  轉眼間,整個小笠原大隊便已傷亡過半。
  
  面對中國軍隊用幾十挺乃至上百挺重機槍交織而成的火力網,日軍的萬歲沖鋒,顯得是那樣的絕望。
  
  這時候,高橋彥一才知道剛才有多天真。
  
  想突出重圍?不存在的,根本不存在的!
  
  “板載!”高橋彥一本能的嚎叫著,機械的往前沖。
  
  某一刻,一條火舌猛烈的抽過來,抽打在高橋彥一的身上。
  
  霎那間,高橋彥一的身軀便被抽翻在地,不過在倒地之前,他的整一個胸膛就已經被射得千瘡百孔。
  
  高橋彥一突然感到自己飄了起來。
  
  飄起來之后,高橋彥一甚至還在地面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
  
  這個面孔……真的是好熟悉呢?好像在哪里見過?鏡子里?
娱乐电玩城